亚游平台官网-员工违规套费 珠峰财险的动荡“大戏”还在上演

  原标题:员工违规套费,珠峰财险的动荡“大戏”还在上演!

  来源:老虎财经

  作者:周晓娜

  成立于2016年的珠峰财险可谓动荡不断,内有高层争斗、高管职位悬而未决、股权遭拍卖,外有因产品问题、违规私设分支机构、偿付下滑等问题频收监管函,且上半年刚出扭亏为盈的“喜讯”却又爆出员工违规套费,或许完善的管理层、健全的管理机制才是其急需完成的首要任务。

  8月12日,据媒体报道,珠峰财险员工存在违规套费问题,涉及费用超千万元。这对今年上半年首次扭亏为盈的珠峰财险,无疑又是一记“重棒”。

  事实上,早在2018年,珠峰保险便曾因历史产品问题、未按照监管函要求处理相关责任人、违规设立分支机构等问题,被频频下发监管函。而今年5月,银保监会财产部再次给珠峰财险发监管函,直指珠峰财险目前存在的五大问题。

  资料显示,珠峰财险自2016年5月成立以来四年累计亏损7.28亿元。在亏损的同时偿付能力也在不断下滑。与此同时,亏损期还出现高管内斗、高层不断更迭、股权被拍卖等一系列问题。

  截止目前,珠峰财险董事长、总裁职位仍悬而未决,被拍卖的股权也尚未有新的股东进入,内部合规问题再次出现,公司未来的经营管理或存较大风险。

  业绩不佳,问题频出遭监管处罚

  8月12日,据媒体报道称,珠峰财险合规经营方面存在漏洞。去年珠峰财险与某人力资源合作一项业务的过程中,珠峰财险某业务人员将该业务虚挂至保险中介机构,并将佣金返还到该业务人指定的银行卡和其母亲的银行卡中,共涉及佣金超510万元。而这种违规套费现象或也存在公司其他险种中,费用超千万元。

  其实这并不是珠峰财险第一次公司合规经营出现问题,此前因产品问题、违规私设分支机构、风险问题等公司接连收到银保监会的监管函。

  珠峰财险曾因条款表述不严谨、产品属性分类不当、险种归属不当、命名不规范等产品开发问题,在2018年2月和6月两度收到监管函,要求其停止使用问题产品、三个月内禁止备案新的保险条款和保险费率并自查整改,而这两度监管函使得其至少有7个月时间不能备案新保险条款和保险费率,进而影响其经营管理。

  除产品开发问题,珠峰保险2018年还因违规设立分支机构、内控制度问题收到四川保监局的监管函及行政处罚。

  此外根据珠峰财险披露的二季度偿付报告显示,公司于今年5月再次收到银保监会财产部监管函,监管函中指出公司目前存在的五大问题:偿付能力充足率快速下滑、经营亏损严重、流动性风险大、公司治理风险较大、2017年准备金回溯出现不利进展。

  梳理公司各年度年报资料,珠峰财险2016-2018年净亏损分别达到7105.34万元、1.94亿元、1.5亿元。2019年,珠峰财险亏损进一步加大,净利润实现-3.13亿元,四年累计亏损7.28亿元。

  珠峰财险上半年实现保险业务收入2.58亿元,净利润1165.31万元,首次实现半年度盈利。而盈利或得益于车险业务。

  根据2019年年报数据显示,车险业务占据了珠峰财险业务的半壁江山。而今年上半年受疫情影响,居民出行受阻,使得车险出险率明显下降,上半年整个行业车险实现了“暴利”,实现承保利润150.42亿元,同比增加121亿元。

  连年的亏损、实际资本的不断消耗,带来公司偿付能力的不断下降。据公司各年报数据,2016年刚成立时公司偿付能力充足率为8823.2%,2017年—2019年四季度偿付能力分别为629.71%、616.06%、174.87%,或是经营出现偏差,2019年珠峰财险亏损加大、偿付能力也急剧下滑。今年二季度,公司偿付能力为184.33%,较去年四季度并未有很大改善。

  内部合规问题频现,公司的经营业绩不佳、经营风险暴露,这些或与公司近两年高管争斗、董事长总经理职位久悬未决、股权遭拍卖相关。

  高管争斗更迭、股权遭遇拍卖

  资料显示,珠峰财险成立于2016年5月22日,注册资本金10亿元。彼时,陈克东是第一任董事长,李更是第一任总裁。

  据悉,2018年一封《告公司全体员工书》曾在坊间流传,该信以珠峰财险前总裁李更的名义,列举了陈克东的六大问题,随后,李更被珠峰财险董事会解聘,由陈克东代行临时负责人职权。

  2019年6月,因第一届股东任职到期,珠峰财险召开股东大会选举产生新一届董事会并开始履职,陈克东因正常工作调整不再担任公司董事长职务。指定任显成为公司临时负责人,代理董事长职责,期限3个月。同时,珠峰财险强调,公司目前经营管理一切正常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陈克东是该公司第一大股东西藏自治区投资有限公司(下称西藏投资)董事,作为临时负责人的任显成,同样是西藏投资董事。

  2019年9月,珠峰财险公告称延长任显成公司董事会临时负责人、代行董事长职权,延期不超过3个月,并指定彭喜锋为公司经营层临时负责人、代行总裁职责,期限不超过3个月。

  截至目前,公司还未有最新人事公告,公司董事长、临时负责人和总裁仍悬而未决。

  随着高管内斗、更迭“大戏”上演,2019年珠峰财险的股权也生变数。

  2019年,珠峰财险第四大股东康得集团(持股10%)控股的上市公司康得新复合材料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债务违约,进而引发康得集团旗下各产业板块的债务危机,且危机之中,康得集团又遭遇公司内乱。

  资料显示,2019年1月,四川璞信产融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于今年1月21日曾向四川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诉前财产保全,请求对被申请人康得集团持有的珠峰财险9900万股予以冻结。

  2019年9月,康得集团持有的珠峰财险9.9%的股权被以8561.73万元的起拍价“降价”悬挂在淘宝司法拍卖网络平台上,这与初期1亿元的投资额相比出现明显缩水。不过基于珠峰财险尚未走出亏损期、股东投资收益不定和西藏地区本身的限制等因素,评估价折价也是情理之中。

  据悉,珠峰财险由32%的国有股和68%的社会法人股构成,国有股股权保持稳定,此次股权拍卖,若有更多的国有资本的优质股东进来,或能强化对珠峰财险的管控。

  不过据公司今年二季度偿付报告显示,康得集团的持股比例降为0.1%,尚未有新入股东。

扫二维码 3分钟开户 紧抓这一拨大行情
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责任编辑:张缘成